葫芦岛汽车网

为了家庭不吵架,我妈就容忍我弟媳,到处说我的坏话,

    发布时间:2018-07-26 11:49

    估计是暗号,需要解开的人才有资格知道发生了什么,吾辈观望之,听之,由之便可。

    回复:

    名字不是行不行我姓罗名大鹏字远举,不错,我是罗大纲的哥哥。
    有意思的是我弟弟占山为王,作为亲哥哥的我却高中进士,曾国藩居然是我的座师!
    大家都不知道,饱读诗书的我其实最大的快乐居然是看到美丽的女人受到痛苦煎熬,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
    到花县为县令之前,我就素以严苛而闻名。我原以道台衔领广州知府,那可是四品正堂啊,跟随林则徐大人虎门消烟我却被贬到广西花县当这破县令,看到我帽子上那镏金顶戴我就火冒三丈,老子原来可是金青石的顶子,那根花翎也被收去,这可是我用命换来的。当年我堂上的大板可是全广州人人皆怕的东西,连林则徐大人都私下批评我过于严苛,不过广州治安可是他治下�最好的,要不然怎么能得到这道台之衔哪。
    后来太平天国里鼎鼎大名的达开老弟、昌辉和秀清老兄是我府上的常客。拜上帝教在我眼皮下活动自然有我的庇护,我都混成这样了,不帮弟弟还帮谁啦。这帮人我还是比较看好的。
    一日,在府中与达开弟饮茶聊天,我要试探一下他是否准备造反,一衙役来报有一女子堂前击鼓。
    “达开弟少坐,本官前往升堂。”
    来到堂上,衙役已将一女子带至,此女盈盈走来,居然立于堂下不跪。
    我不由得仔细打量,此女清丽脱俗,非同凡举。一身衣裙雪白无暇脚上的粉红小蛮靴煞是好看。
    看到我半天不说话,那女子大声说:“狗官,我就是你们要抓的苏三娘,把无辜百姓放掉,老娘任你处置。”
    我不由得拍了一下惊堂木,清了清嗓子,“大胆刁妇,本官已将女匪苏三娘拿获,你妄想如此开脱!”
    我心里想这苏三娘真不知好歹,知府和臬台大人多次严命征剿女匪苏三娘,我光要银子,把自己的队伍借口剿匪扩充到二千人,而那苏三娘是我亲弟弟心仪多年的女人,我怎么也不会加害她的。听说总督大人也开始关心此事,我连忙派人抓了几个江湖卖艺女子来顶缸好向知府大人交差。而你却又自己冒了出来,这麽漂亮的女子我舍得杀,我弟弟肯定要和我拼命的,但是死罪可逃,活罪难免,这可是你苏三娘自找的,我弟弟也怪罪不了我,先将你押下吃点苦头再说,我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惊堂木重重一拍,“既然你自称苏三娘,本官将你拿下,查实后再办。宋班头,给她上戒具!退堂!”
    宋班头给苏三娘戴上了手铐、脚镣,居然是死刑犯的戒具,肯定是那四十斤重镣,打造好之后还没有人戴过,看的我心里大爽。
    宋班头是我的亲信,多年一直跟随我左右,果然知道我心思。
    回到后院,因为没有心思,便与达开老弟匆匆寒暄一番,回到夫人房间。
    我夫人是总戴着重镣的,宋班头早就帮她钉死了,她已经戴着这副十五斤的死镣六年了。家里人都知道我这独特的爱好,达开弟和昌辉兄也知道。
    稍事歇息,我换上便衣一个人走到牢房后面的密室来观看宋班头给苏三娘上刑,这是我的爱好。
    透过小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刑房全部。
    我对密室里的宋班头挥了挥手,宋班头便进到刑房。
    苏三娘带进来了,一声声镣铐作响在我听来实在是仙乐。
    今天我还请来秀清和昌辉老兄一同观看,我知道他们也很喜欢观看这种事情。
    摊牌
    其实我早就知道秀清、昌辉老兄他们那个什么拜上帝会,反正老子官也很难升了,朝廷里还是看重满人,恩师文正公转了六个部至今还是侍郎。
    而老子是道光年的进士,只不过跟着林则徐大人虎门消烟却由广州知府贬为花县县令,造反也不错,今天,我弟弟大纲最心仪的女人自己送上门来,我倒要让她吃点苦头。
    苏三娘一袭白衣,不施粉黛,越发显得清丽脱俗,让人难以相信这就是全县闻名的高手。
    宋班头知道我的爱好,我也打过招呼了。
    苏三娘脚上的鞋袜被脱下,全身只剩下那鲜红的肚兜,苏三娘虽感到羞耻,但是又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留下肚兜。
    由于我十分喜欢女人的光脚,所以大牢里的女犯人进了大牢就再也没有机会穿上鞋袜了。
    在两个稳婆的帮助下,苏三娘脱下肚兜,换上麻布做的罪衣,因为我打算让苏三娘永远戴着脚镣,大家想必已经知道我的用意了。但是我又不能让秀清和昌辉老兄看到我未来弟媳的身体,只好自己吃点亏了。
    苏三娘的脚雪白无比,小巧玲珑,我下面一下子就有了反应,看到这样的一双美脚,我怎么样也要让她尝尽苦头,转头看到秀清老兄眼里那灼热的光,昌辉老兄眼睛都绿了,唉,男人都一样。
    叮叮当当声中,苏三娘脚上被钉上一副沉重无比的死镣,宋班头办事就是得力。手上也砸上一副一模一样的脚镣,我明显看到苏三娘的眉头皱了起来,这麽重的镣铐就是身强力壮的大男人也吃不消。
    苏三娘被吊上刑架,二个壮汉罗威、罗虎用蘸水的皮鞭狠狠抽打了苏三娘五十大鞭,苏三娘居然挺了下来,没有一声求饶。
    宋班头拎着苏三娘的长发问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冒充女匪苏三娘,是何目的?妄想开脱女匪苏三娘?”
    苏三娘居然吐了宋班头一脸吐沫,“老娘就是苏三娘,今天落到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随便,把那几个百姓放掉!”这样的烈性女子是我的最爱。
    宋班头和罗威、罗虎一起把苏三娘从刑架上放下,又绑在老虎凳上,先将双手分开绑在横柱之上,宋班头手下并没有留情,这是他多年的职业习惯了,当年七品之衔的宋班头依然跟着我到这穷乡僻壤来做一个小小的班头是完全自愿的。苏三娘的纤腰被麻绳牢牢固定在立柱之上,接着一双美腿并拢被在大腿膝盖处与长凳绑在一起,两脚踝被拘束并拢,罗虎居然好玩似的用铁线把苏三娘的十个拇趾从根部捆扎在一起,根根入肉,看那苏三娘牙关紧锁,秀目微颦。转眼间苏三娘的脚下已经垫上三块木头,苏三娘脸上终于出现了我最喜欢看到的痛苦的神情。
    但是宋班头却没有放过苏三娘,冲罗威、罗虎一歪嘴,罗威罗虎用毛笔在苏三娘那赤裸的脚心上开始写字,这一次,苏三娘吃不消了,叫骂声合着银铃般的笑声使我心痒痒的。苏三娘的双脚不老实地动来动去,可是这是徒劳的,雪白的脚底沾上少许尘土又被毛笔刷的干干净净,忽而抓紧脚趾,脚心处出现大量皱褶,罗虎不停手地用毛笔故意在皱褶上划来划去,这小子什么时候这麽认真练字肯定将来造诣必定超过李杜,大概由于脚趾上的铁线勒的很疼,苏三娘又放松脚底板,罗威、罗虎明显加快节奏,苏三娘痒的再次抓紧,就这样,恐怕要把小便都笑出来了。
    到苏三娘嗓子发哑之时,罗威罗虎拿起木尺狠狠抽打着苏三娘的脚心,一下,两下,三下,毫不留情,苏三娘终于开始惨叫,这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之一,大牢里的女犯人都尝过这滋味。苏三娘自然不可能幸免的。
    差不多了,苏三娘仍然不肯承认是冒充的,我用灯示意宋班头把苏三娘带下,秀清和昌辉目送着筋疲力尽的苏三娘被罗威罗虎架出刑房,眼里却是无比的意犹未尽,我感觉时机到了。
    我一拍桌子,“大胆杨秀清、韦昌辉!聚众拜上帝教意图造反,该当何罪!”
    秀清兄和昌辉兄居然跪下了,我赶紧扶起他们,他们疑惑不定,我接着说:“我已经知道你们的事情,要不是我遮住,花县又要起血雨腥风了。”
    杨秀清赶紧说:“多谢兄弟高义,日后必有重谢。”
    韦昌辉连声应是。
    我摆了摆手。“大家兄弟,不过你们起事当慎密,我自会鼎力相助,共图大业。”
    一番密商之后,秀清、昌辉起身告辞,我也回到后院。
    3. 十三格格
    一进房间,只见四个丫头分两排跪着,身上只有肚兜,房梁上反手吊着二个人,仔细一看,一个是我老婆,一个居然是好久不见的睿亲王的小女儿-十三格格!
    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十三格格是在林大人手下帮办事务的时候。
    手下人把来游玩的十三格格当作女匪抓来,可是小丫头品尝过手铐、脚镣和刑法后居然上了瘾,一点没怪罪我,反而坐起了长期囚犯,到广州玩了二个月居然天天住在本府的大牢里,穿囚衣、吃囚犯,戴着重镣,过足了瘾。
    高高在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王府掌上明珠得到这种待遇,晓得此事的林大人都吓了一跳。
    那时候,官居广州知府的我可是广州城里的一号人物,也记不得剿杀了多少匪盗,其中不乏美貌女子。记得有一女匪向天竟然熬刑不过站死在站笼里,以至于广州的绿林发誓都用上我的站笼。林则徐大人可能有十余次私下批评我实在太严苛了,可是却被我用“乱世尚需重典”顶了回去。
    十三格格长的不算绝色,至少我觉得和苏三娘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是年轻的格格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大家的一种贵气,也许是满人的缘故,单眼皮显得迷人,也别有一番风味,到底人家可是堂堂的和硕格格呀。
    这不,小丫头今天又来过瘾了,可是这时候我却不太有心情,大事在即。但是好像今天这小丫头看起来越发漂亮了。
    “小女匪,这次投案自首准备坐多少天牢呀?”我微笑着问道。
    得知是一个月,虽然没有心情,我还是把格格带到刑房,亲自上阵操刀,用刚刚抽过苏三娘的皮鞭蘸着水在格格的赤裸裸的玉体上狠狠抽打,心里无比过瘾。又让格格品尝了老虎凳、自然格格那美丽的脚底也被折磨的惨不忍睹,十三格格的脚比较秀气,脚丫子特别敏感,特别熬不住打,可是她又偏偏喜欢这种感觉,经常缠着我要尝尝站笼,在广州如此,本来在我的地盘花县倒是可以一试,不过大事将起,我不愿旁生枝节。
    晚上格格要求住在大牢里,于是我只有帮格格换上囚衣,就在此时发现格格下面亮晶晶居然锁着一副贞操带,是纯银打造的。
    看到我诧异的眼神,格格附在我耳边,娇声娇语“我把钥匙交给大姐了,人家戴上都一年多了。”
    我喊来宋班头给格格戴上重镣、手铐,格格还一再要求戴上大枷,装配齐全后,我亲自把格格送进大牢,并安排和苏三娘关在一间里。看到两个美女戴着手铐、脚镣和大号木枷跪在黑冷的牢房里,我决定回去好好整治一下我老婆,她还吊在房梁上哪。
    一个月很快过去,送走了十三格格,贞操带仍然锁在她的身上,钥匙却到了我的手里,没想到格格居然主动说愿意做我的小妾!唉,情意难违啊。
    顺便提一句,别看十三格格年龄尚小,可是却是正宗的西丄藏黄教弟子中的佼佼者,当初宋班头带人拿下她的时候可打伤我好几个兄弟啊,要不是绊马索和搭钩就给她逃了去,其实她也是自己想尝尝被抓住的滋味,所以没有用力挣脱搭钩,可是宋班头不敢掉以轻心,手铐脚镣再加上麻绳把她捆绑地像蚕茧一样。
    苏三娘在我弟弟的劝导下终于明白过来,被达开老弟保释出来,不过脚镣她早就习惯了于是就不取下了,可是我那笨蛋弟弟硬是花了一年时间才终于让苏三娘答应嫁他,苏三娘也很习惯戴着手铐、脚镣生活,大家都说这样确实很漂亮。
    4. 突变
    这一年里,我也没有闲着,我加入了拜上帝教,我们开了无数会议,起事指日可待,同时,我丄操办着弟弟与苏三娘的婚事。
    苏三娘很喜欢这种生活,许是太自由了,这样受到强力拘束反而容易获得快感,她现在就住在我的大牢里,经常让我弟弟给她上刑,在密室看到这些,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远在北京的十三格格。
    巡抚、臬台今年不同寻常地都来到我这穷乡僻壤视察,我感觉不对,加紧催促秀清老兄加快行动步伐。明明我已经送上顶缸的人拉,酷刑之下,她就算不是苏三娘也得承认是苏三娘,这是百试不爽的硬道理,我坚信。而且大纲和苏三娘部下也很收敛,在山里认真操练,没有出来惹事。唯一让我担心的是冯云山他们在矿山里的活动太过嚣张,不过那也是我的辖区呀,好像秀清老兄也管不了他们。
    反正巡抚大人亲自来临绝对不是好事,我把朝廷发下来的伍佰支洋枪发给由宋班头带领的伍佰兵士手中,这时候可绝对不能出差错。对于这伍佰弟兄我还是很放心的。
    一日深夜,夫人推醒我,起身点灯,一身男装的十三格格居然站在我床前。
    气喘吁吁的十三格格告诉我,有人告发我们造反,巡抚已经准备调兵弹压,只不过提督向荣不服调遣,二位大人吵得不可开交,于是她有时间星夜马不停蹄地从桂林赶来告知我,并且表示永远跟随我左右。
    我知道,只有起事这一条路了,而她跟着我也只有为奴这一条路了。
    匆忙召集到客厅的宋班头、夫人、罗威罗虎及衙门里的一干兄弟都毫不犹豫地表示一心随我,到底是跟随我多年的老兄弟,我很激动。
    我赶紧派人通知秀清兄弟,分头行动,太平天国开始了波澜壮阔的一页。
    到了金田村,洪秀全居然做了天王,这混蛋他凭什么,要知道天王就是皇帝呀,我对于今后的道路充满疑惑。我秀清老兄是第二把交椅-东王,昌辉老兄是北王,达开老弟是翼王,素不相识的萧朝贵娶了洪宣娇还又做了西王,至于冯云山的南王我就没有放在眼里。但是萧朝贵、冯云山地位在韦兄、石弟之上。
    什么天父天兄,这是骗不了我,凭什麽老子才封了个丞相,我弟弟也只是丞相这绿豆官,可能这就是我后来离开太平天国的最根本原因。
    混蛋天王居然规定只有王才可以娶妻,原来夫妻得分男营女营,真让老子憋火。亏好秀清老兄力争,我夫人和十三格格以女奴的身份随侍我左右。
    秀清老兄让我当掌管刑法的冬官丞相,这倒十分对我胃口,宋班头和兄弟们又有了用武之地。
    苏三娘居然被天王看上,从我弟弟手里抢走,做了掌朝仪,混蛋天王,这仇迟早要报。目前这气只能出在女囚犯们的身上,偶尔犯错的王娘们也会被送到我这里受刑,我自然手下绝不留情,大家都很怕我。尤其苏三娘到我这里,我的弟兄们下手十分重,但是她好像却很享受。洪秀全这混蛋自己纳了二百多王娘,居然还要抢苏三娘,后来我和弟弟才知道,苏三娘并没有让这老鬼近身。
    二、一路征战
    5. 初见洪宣娇
    一路征战,永安城下西王殿下被炮弹炸的粉身碎骨,旋即未久,南王殿下也长沙战死,这两个实权人物的战死,加上昌辉、达开的支持,无人可以与秀清兄抗衡,身为军师策帅的东王殿下终于树立起绝对权威,天王已经被架空了。
    一路上一直是苦战,我们终于转战到了湖北的首府武昌城下。连日攻城,迟迟没有战果,弟兄们损伤惨重,但是清军也是强弩之末了,眼看武昌只日可下。
    这时,我被封顺义侯,已经仅次于王了,成为东王殿下身边炙手可热的红人,我只要通报东王殿下即可抓人、处罚人。我夫人和十三格格光脚戴着手铐脚镣陪伴我左右,居然成为一种时尚,不少王娘和女将都会过来客串尝试一下。
    可是我没有想到今天天王的亲妹妹大名鼎鼎的太平之花洪宣娇居然会到我的大帐中来。
    “天王妹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死罪死罪。”尽管对天王一肚子恼火,可是见到美貌无双的洪宣娇也得寒暄几句呀。
    “顺义侯免礼,宣娇今日来”洪宣娇突然停住话语,脸上泛起桃红,煞是迷人,不愧为太平之花。太便宜萧朝贵这小子了,可惜他现在也没福气享受了。
    我心里思量着,从来洪宣娇做事泼辣,没有见过她这样,莫非是来尝试受刑的。
    太平军中不少王娘和女将从我这里受刑后便开始不穿鞋袜了,这都是苏三娘做的广告呀。我自打苏三娘进了我的大牢之后,苏三娘那双美脚就再也没有碰过鞋袜,其实一方面是我在责罚她,另一方面苏三娘自己也默默接受这种惩罚,这也许就是自虐心理的作用吧。我不由得仔细看了看洪宣娇的脚,心里想这捂在漂亮的皮靴里的双脚是什么样子啦,我特别想知道。
    洪宣娇大概发现我盯着她的脚,脸上的桃红颜色都到耳朵边了,她失态地起身离开了,我心里无比失望,于是今天的女囚犯们苦头就吃大了。
    洪宣娇的再次到来
    再次见到洪宣娇之时,已经是在南京了。
    林丞相随着北伐军的失败被清廷处死,洪宣娇万念俱灰,天王怕出事,便把洪宣娇送到我这里看管。
    作为太平天国掌管刑罚的最高长官,我的府宅后面起了一座很大的监狱,在东王的指示下,又在旁边修建了一座小监狱,专门让王娘和女将们来尝试受刑,大家私底下称之为“女阁”。
    这可是天京的一种时尚哦,除了天王府,其他各王府的王娘都是这里的常客,尤其东王殿下和北王殿下的王娘们来得最勤快。其间还有不少女将。洪宣娇自然也要关押在这里。我的十三格格也有自己的房间,我夫人又能有名分了,因为天王说了,侯也可以娶妻了。
    几年未见的洪宣娇还是那麽迷人,到了我桌前居然又让我见到那迷人的桃红飞云。
    洪宣娇跪下了,朗朗说道,“洪宣娇前来接受管束。”
    忘了告诉大家,我府上的规矩是来到府上,女子不得着鞋袜!
    自然洪宣娇不能免此例,我终于看到洪宣娇的美脚了,我心里发誓要让洪宣娇好好尝尝滋味,三四年过去了,她的样子一点没有改变。
    “洪宣娇,你作为天王殿下之妹,当做表率,本侯决定对你严加管束,你可有异议?”我心里想,东王建议我让洪宣娇尝尝最严厉的刑罚,我才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哪,至于天王我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这老色狼。
    “宣娇愿领受罪严厉的管束。”洪宣娇的脸上全部是坚毅,但是我却看到了渴望的目光,莫非她是自愿来受刑的。
    戴着脚镣的二位女尚书带着洪宣娇去换了麻布囚衣,为什么要用麻布囚衣?因为当穿惯了绸缎的女子换上磨在身上很疼的麻布,很快就进入角色了,身上的痛苦也时时刻刻提醒她们囚犯的身份。所以我身边那十八位女尚书的小衣也是麻布的,她们到府上就要戴上脚镣。
    这可是我定的规矩,所有女子到我府上都绝对不准穿鞋袜,还要戴上脚镣。没有人可以破例。为什么我要这样,因为当初如果如此的话,我不早就把洪宣娇的美脚抓在手上好好把玩了,即或可以好好看看了。
    当换上麻布囚衣的洪宣娇又跪在堂下之时,我强烈地感觉到她真的太漂亮了,为什么天王只让我管束她一年,我怎么样才能把她终身关押在这里拉。
    杀威
    这时,我想到了苏三娘,她从那次开始就再也没有穿过鞋袜,手铐脚镣是砸死的,到死也没有打开过,去年,我弟弟和苏三娘战死在安徽。
    现在,女尚书们给洪宣娇戴上四十斤的重镣,这是我的安排,自打苏三娘之后就没有人戴过这种重镣,当然脚镣被砸死,我想让洪宣娇永远戴着!
    脚镣锁在脚踝上没有走动还体现不出这四十斤重镣的厉害,洪宣娇武功不错没什么反应,而当双手被锁上之时,洪宣娇对这镣铐的重量还是没有心理准备手往下一沉然后稳住,可以看出她武功确实不错。洪宣娇皱起眉头,女尚书带她跪在搓板上,镣铐的重量加剧了膝盖上的疼痛。
    “洪宣娇,本侯堂上要与你杀威,你休要怪罪本官。”毕竟是天王殿下的妹妹,我可得罪不起呀。
    “宣娇今日自愿前来领罚,请大人不要留情。”后来我才知道,洪宣娇第一次来找我就是想尝一尝受刑的滋味。
    难怪林丞相以前来找我学习,看来洪宣娇的脚底肯定被打过了,我心里一阵气恼。“洪宣娇,本来其她人杀威只打二十大板,作为天王之妹,打你四十!
    “来人那,重打四十大板!”
    女尚书们好像忌妒洪宣娇的美貌,下手比往日还重,还按例把囚衣撸起,看到洪宣娇那雪白丰满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的屁股在毛竹大板的敲击之下先变红、变紫,继而皮开肉绽,我心里得到极大满足。
    洪宣娇果然好功夫,居然一声不吭,不过我发现她的嘴唇被咬破了。
    “洪宣娇,看来这四十大板你并没有认错,来人那,重击脚底各百下!”
    二个女尚书拿出竹尺开始劈里啪啦地狠狠抽打着洪宣娇的脚心,这会洪宣娇开始发出叫声,毕竟脚底是最敏感的地方。
    我向旁边的女尚书罗芳挥了一下手,赤足拖着脚镣的罗芳会意,悄悄爬到桌下把我的阳丄具含在口中。
    当洪宣娇被一瘸一拐地拖着脚镣架到牢房时,我忍不住爆发了。
    女尚书们一个也没有逃脱,大家轮换着每人挨了四十大板和百下足底刑舒服过后,来到牢房视察。
         宋丞相(就是原来的宋班头)办事就是得力,他已经安排洪宣娇关进钉笼里,一切依当年苏三娘之例。
         宋丞相是设计刑具的旷世奇才,天京城里的钢铁除了造兵器就是供给我们这里了,重镣、重铐十分费钢铁,可是我们不缺钢铁!
         这钉笼是宋丞相特意设计,只有苏三娘尝试过,她的记录是关了十个时辰。
         现在洪宣娇戴着和苏三娘当年戴过的一样的手铐脚镣,而且被同样杀威之后,我很想看看洪宣娇怎幺样。
         这钉笼只能勉强让一女子容身其中,地下铺满锋利的钢钉,笼子由十八根钢条打造,钢条上也布满钢钉。囚犯容身其中直立头部会碰到顶部的钢钉,弯腰屁丄股又扎上钢钉,无法蹲下、跪下,脚上总是被钢钉扎破。
         苏三娘也是被宋丞相骗进去的,三年里只站过七次。后来北王殿下的妹妹玉娟、翼王殿下的长公主益阳包括十三格格都看到这刑具,死活也不肯尝试一下。
         现在碰上洪宣娇这么好的对象,宋丞相也不可能放过。
         洪宣娇皮开肉绽的脚底被锋利的钢钉肆虐着,沙漏里的砂子在流动,原来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我坐在椅子上休息着喝着茶,宋丞相知趣地走开了。我和洪宣娇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记得上次苏三娘也是这样的。
         洪宣娇很爱护她的脸,其实她和苏三娘都不知道顶上的钢钉其实是钝头的,我怎幺也不会舍得让美女们毁容的,于是健美的臀部苦头就吃大了。
         因为站钉笼是不丄穿衣服的!
         但是我绝对没有想到柔弱无比的傅善详居然也尝试过这钉笼,这是后话。
           后来我投靠朝廷就没有这么公开了。
         原来,不出我所料,林丞相到我这里来学习是洪宣娇的主意,可是由于情人的关系下手不狠,洪宣娇甚至渴望被敌人抓去严刑拷打。林丞相战死后,洪宣娇逼着宫女们折磨自己,她很渴望现在的生活。
        不知不觉,洪宣娇已经站了十二个时辰,我动了恻隐之心,从钉笼里放出来洪宣娇支持不住瘫软在地上,我亲手上药,扶送回牢房。
         尽管有恻隐之心,可是还是不会手软,牢房自然是最差的一间。
         翌日,我亲自来给洪宣娇那伤痕累累的双脚上刑,我第一次用粗壮的阳丄具逗弄着洪宣娇那鲜血淋漓的双脚,后来洪宣娇居然要求含住我的阳丄具。
        一个月后,秀清老兄在我的恳求下又来了一次天父下凡,洪宣娇脚上的死镣不用取下了,终身要到我这里接受管束,我自然用最严厉的手段来满足她。
         三、快乐时光
         9. 洪宣娇的小秘密
         我终于深入接触到洪宣娇这高高在上的太平之花的内心了。
         当年洪秀全这老东西为了政治需要,把林丞相与洪宣娇这对恋人拆开,硬是把宣娇嫁给西王萧朝贵。
        看不出来,萧朝贵这矮矮黑黑的家伙艳福可真不浅,而且,这家伙玩女人也有一套,遇上洪宣娇这样的大美人,恐怕所有男人都会不由自主产生征服的欲望。
         萧朝贵自然知道林丞相与洪宣娇的事情,既然娶到洪宣娇,而且天王都要看他脸色,自然要好好收拾洪宣娇的。
         新婚之夜,萧朝贵自然发现洪宣娇不是处女,换成我下手只会更重,洪宣娇跪在地上,光滑的背脊被马鞭抽打到疼痛麻木之时,心里只有林丞相,可想而知,为什幺林丞相总是被安排做先锋。
    还要加粉

    回复:

    看到我半天不说话,那女子大声说:“狗官,我就是...家里人都知道我这独特的爱好,达开弟和昌辉兄也...但是我又不能让秀清和昌辉老兄看到我未来弟媳的身体...

    回复:

    估计是暗号,需要解开的人才有资格知道发生了什么,吾辈观望之,听之,由之便可。

    上一篇:看到了镇魂大家都是怎么个感受啊,没有vip的人太难受了 下一篇:如何网上首次预约办理港澳通行证

    返回主页:葫芦岛汽车网

    本文网址:http://www.0429car.cn/view-207440-1.html
    信息删除